如何看待你身边的“章安仁”?
时间 2021-02-04 15:08
来源: 会计头条
作者: 会计学院
浏览人数 13024 次浏览
难得追回剧,结果居然上瘾了,就是这部道哥演的“流金岁月”,最开始是快手上的短视频内容吸引了我。于是看看最近的行程安排,既然出差,在每天睡觉前可以追上哪怕半集。想必这部剧已经很多人看过了,内容不做评价,据说评分很高的,反正我很喜欢看。而今天想说的主题,也是这部剧里的一个剧情。

难得追回剧,结果居然上瘾了,就是这部道哥演的“流金岁月”,最开始是快手上的短视频内容吸引了我。于是看看最近的行程安排,既然出差,在每天睡觉前可以追上哪怕半集。想必这部剧已经很多人看过了,内容不做评价,据说评分很高的,反正我很喜欢看。而今天想说的主题,也是这部剧里的一个剧情。


章安仁为了留校的资格,举报王永正采购了清单以外的涂料,导致了王永正不能顺利留校,也诱发了和蒋南孙观念认知上的不同。网上很多人都表示章安仁实在是没错的,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有什么错呢?可是为什么大家还是这么讨厌他呢?



其实很简单,因为他的目的错了,如果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关系,或者说他不是在知道自己不能顺利留校之后才去举报,任何一个其他的时间点都没有问题,大家可能只是觉得他这人比较严谨认真,不会想到打击报复。而现在呢?他大晚上不睡觉,就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留校无望,心烦的才这样,可见他有多重视这次留校的资格,这和他前面在王永正面前说不看重这次机会相悖,说明他是个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小人。



坦白说,王永正确实做错了,这也没什么好回避的,虽然他换掉了那批涂料是为了整体的效果更好,但是毕竟没有请示,严格的说就是错了。不过,章安仁的这种正义举报确实是有百分之百的损人利己行为,试想,如果他们两个现在不是竞争关系,章安仁得知了自己的同事换了涂料,还会这么义正言辞的去举报吗?我想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。所以他现在感觉自己没做错,是因为留校名额闹的,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尚。


桥段说完了,我们来说说你怎么看待职场里的“章安仁”?


之前在群里聊了下这个话题,讨论比较“丰富”,所谓丰富就是啥观点都有。我是怎么看的呢,如果职场中的你遇到这类人,怎么办呢?


首先,我能理解章安仁的这个动机,因为他太想留校了,尤其是女友爸爸对自己的那个态度,他需要忍,再忍和继续忍,所以在有些事情上的选择,可以说是为了实现目的而认为各种手段都是可以采用的。尤其在南孙小姨房子改造选择上,他的落选,更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有些劣势。


我在职场中,也遇到过这样的人,那会开始看到他的北漂背景,都是同情,小孩很要强,好学吃苦以及持续学习能力,我看到的都是这些。而后来的一件事,按照北京话讲就是这孩子“点炮”的做法, 让我发现了他的这个特点,为了在领导面前打压别的同事,他可以顺势而为地把某些领导本来可以不在意的事情捅出来,然后“煽风点火”,甚至还有一个场景是借着酒劲去哭诉,这么做为了什么?就是因为他一个人在北京无依无靠,也许只有这样的手段,他自己才会在领导面前“展露”出来,靠能力需要时间的检验,而靠这些手段,或许能够将他认为有威胁的同事“一棒子打死”。


你说这样的人可怕吗?我觉得有些,因为他们的内心一般人发现不了,只能通过事情来重新看一个人!


也许站在现在的角度看,我完全理解,因为他(们)努力了很多年,就希望在大都市能够站稳并且落脚,所以为了这个目的,在有些自己认为的“捷径”上可能会去优先选择,因为他(们)自己认为自己的“劣势”可能一时半会弥补不了。


其次,如果职场里遇到这样的人,尤其对你伤害了,你应该怎么办?


这类人呢,首先我不喜欢,但按照郭敬明的话来说“请允许他的存在”,哈哈,我的确也没有什么权利去掌握对方的生杀大权,但我有权利保护自己。从来都是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,当我在职场被“磕磕绊绊”再三修理后,我深知在职场里是不可能有朋友的,因为两个字的存在-“利益”。


很多人在办公室里不说话,不代表没想法,而是想法和观察都放在了其他地方。但对于职场里的章安仁,我是真的理解,但绝不认同。他们为了能够在大城市留下来,先开始肯定是努力努力再努力。但到了最后,当期望值没有实现,或者没有按照预期轨迹去实现的时候,或者身边“竞品”出现的时候,只要自己判断外部威胁时,他真的可能使用最后的“备份”大招,也就是自己认为的杀手锏,或者我们认为的“不择手段”。


我个人的观点:如果你能在大企业,尤其是特别特别大的某类企业工作上一年半载,其实这方面可以成熟的很快,因为摔过的跟头多了,就会长记性,如果没长记性怎么办,我只能说你的某商不在线了。记得自己曾经在某国企遇到过一个事情,当时的上司对我很有敌意,但我没有发现,现在想起来真的感觉太傻帽了。一次周一的晨会,也是我加入公司后第一次晨会,总裁主持,这个上司没有通知我去参加,那会我刚加入公司,啥情况都不了解,而同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忘记穿西服了,于是看到我不参加会议,就借走了我的西服了。但开会后,总裁问吴宁为什么没有来参加,上司说:“他忘记穿西服了,没好意思来参会”。其实是他根本没有通知我去开会。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后,比如工作安排明明是周一通知下来,因为下周一要提交工作成果,这位上司偏偏都是周五才通知我,让我没有素材和充分的准备时间去完成,于是被总裁点评。


我坚持了52天之后,主动离开了这家大G企,但后来的经历让我仿佛在看人方面成熟了,仿佛也学会了郭敬明的那句话:“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,但请允许他的存在”。为什么?因为社会是多元的,这类人之所以存在,一定是有其存在的土壤。那么你能改变土壤吗?肯定不能。所以一句话说的很好,如果你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,那么只有两个选择:


第一,让自己变得更强大,让别人不敢惹你;


第二,如果上述不成,那么就惹不起躲得起。


当然,真的有人对我这么看章安仁是另外一种态度,比如我收到这样的观点:“我很理解章安仁啊,我不觉得他的举报王永正有什么啊”。好吧,你赢了!

咨询老师
免费听课
扫码关注